全国咨询服务热线:18538867353

澳门电子游戏网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联系我们 Contact
客服服务热线:
电话:0830-2542515
手机:1365217353
传真:0380-250950
地址:笼统工业园区

海普瑞暴跌背后:新药研发遇挫 成本压力骤升

海普瑞暴跌背后:新药研发遇挫 成本压力骤升

  

海普瑞暴跌背后:新药研发遇挫 成本压力骤升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作为加拿大多伦多交易所上市公司,虽然一直处于亏损状态,RVX最近一年的股价处于快速上涨的态势。

  “在前几年价格低的时候,海普瑞没有增加肝素粗品的库存,导致现在比较被动。”前述医药研究员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从海普瑞近年的库存数据来看,近三年肝素粗品库存保持在3亿―4亿元的规模。而业内另一家肝素企业健友股份自2016年就开始大规模囤货,截至2019年6月30日,其肝素粗品库存达到17.96亿元。

  对于业绩的变动,海普瑞解释称,肝素钠原料药销售数量下降的同时,肝素粗品采购价格上涨导致肝素钠原料药的销售收入和毛利下降;胰酶原料药销售均价和销售量下降亦导致胰酶原料药毛利下降。

  RVX只是海普瑞近些年在新药领域诸多投资项目中的一例。在风险极高的创新药上大手笔豪赌,与其当年IPO获得巨额超募资金不无关系。

  根据当时的投资协议,RVX将其专利产品RVX-208在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和台湾的独家专利许可权授予海普瑞,包括RVX-208及此基础上新研发的专利产品开发、生产与销售。海普瑞负责RVX在授权区域的产品开发和药政注册工作,并承担相应的成本。

  “与其说是主动转型,不如说是有钱任性。”前述医药研究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海外广撒网投资一些新药研发企业,与公司本身主业关联并不大,而且多是很早期的项目,风险极高,短期内也不见得会带来收益,但几十亿超募资金要想办法花出去。”事实上,其2015年以3543.09万加元投资RVX时,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提高自有闲置资金的使用效率”。

  9月30日,RVX公布了RVX-208三期临床试验顶线数据,结果显示未达到主要临床终点。当日RVX的股价出现大幅波动,从前一交易日的每股2.17加元跌至0.67加元,暴跌70%。

  随着RVX-208的临床开发推进,海普瑞对RVX的投资不断加码。截至2019年6月30日,海普瑞对RVX的长期股权投资账面余额约2.41亿元,持股比例40.03%。

  9月30日,加拿大Resverlogix公司(以下简称“RVX”)公布其在研创新药RVX-208双盲三期临床试验的顶线数据,结果未能达到主要临床终点。作为RVX公司的重要投资方之一,海普瑞(002399.SZ)的股价在当天上午已提前跌停。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上半年,因子公司君圣泰对外融资,海普瑞对其丧失控制权,由成本法转为权益法核算从而确认了一次性投资收益约5.74亿元。剔除这笔投资收益的影响,海普瑞的净利润实为亏损。

  2014年11月,其全资子公司美国海普瑞以3000万美元分两期购买了美国生物药公司Cantex新发行的可转换优先股,获后者全面摊薄后的股权比例为13.04%。Cantex从事新药研发,主要进行急性髓细胞白血病药物ODSH的开发。

  “first-in-class品种一旦成功往往意味着高额回报,在揭盲前股价走高反映了投资者对这个品种的高预期。但新药研发从来都是充满风险的豪赌,最后‘开奖’方知成败。”10月11日,深圳某私募基金医药研究员陈清(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肝素钠原料药及低分子肝素制剂的主要原材料肝素粗品提取自猪小肠粘膜。随着生猪价格大涨,公司成本压力急剧上升。财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其原料药业务和制剂业务的毛利率分别同比下降6.35%、10.48%。

  海普瑞是一家主营肝素钠原料药和依诺肝素制剂的制药企业。2010年,头顶高科技的光环,海普瑞以148元/股的价格发行,被称作“史上最贵IPO”。更重要的是,原本只计划募资8亿多元,海普瑞IPO最终募到了59.35亿元,获得超募资金48.52亿元。

  除此之外,海普瑞还投资和参股了美国Aridis、深圳君圣泰等新药研发公司。通过股权投资的方式,海普瑞布局了心脑血管和肿瘤治疗两条主要的创新药品种线。据悉,Aridis的主要在研产品AR-301、AR-105等抗体品种已进入二期或三期临床。

  2015年4月,海普瑞以自有资金3543.09万加元参与认购RVX增发的1327万股股票,获得RVX12.69%股权,并在后者董事会中获得一个席位。海普瑞此举不仅是财务投资,而是看中了RVX正在开发的新药。彼时,RVX-208刚刚完成二期临床试验,即将进入三期临床。

  作为RVX的重要股东,海普瑞的股价亦因此连吃两个跌停。海普瑞公告称,目前已完成揭盲的是顶线月在美国心脏协会年会上公布。RVX方面仍将继续推进该化合物的临床开发工作。

  2016年11月,海普瑞又以3650万美元入股英国Kymab公司。Kymab也是一家持续亏损的新药研发公司,主要利用全人源抗体技术平台Kymouse TM进行肿瘤药物开发。同年12月,海普瑞完成对OncoQuest的参股,并与之合作在中国设立合资公司,共同开发抗肿瘤单抗。

  但资本市场对此并不买账,其股价依然在10月8日继续跌停。截至10月14日收盘,海普瑞报收16.92元/股,市值蒸发超过47亿元。

  直至10月7日晚间,海普瑞相关管理层才召开投资者电话会议对此事相关情况予以说明,坚称该临床结果对公司生产经营无重大影响,暂不需要计提减值准备。

  2019年中报数据显示,上半年海普瑞实现营业收入21.29亿元,同比下降3%;实现归母净利润5.46亿元,同比增长144.08%。然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其扣非归母净利润仅6571.9万元,同比下降63.2%。

  最近几年,资本对新药研发的追捧越来越火热,而巨大的想象空间背后,亦伴随着巨大风险。

  公开资料显示,RVX是加拿大一家新药研发公司,致力于开发选择性抑制溴域和额外末端结构域蛋白质的小分子药物。目前,其主要在研品种为RVX-208,是一种用于心脑血管疾病治疗的全新小分子药物。